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斗罗之别等我CD转好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诈出来的唐昊
 
  突如其来的异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比比东未能预料到这一幕的发生。

  这个声音,比比东认识,这是武魂殿内,地位仅次于千道流的长老殿二长老,九十八级的超级斗罗,封号金鳄,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金鳄斗罗甚至取代了千道流,是武魂殿对外的名片,身为教皇,比比东又岂会认错金鳄斗罗的声音!?

  但这件事情,却和她毫无干系!

  在比比东看来,金鳄斗罗毫无疑问是千道流的人,但现在发生的一切,千道流可从未支会过比比东!

  一时之间,无数想法涌上比比东心头。

  千道流背信弃义?还是说,千道流已经确定了云铮的底细!?

  无论如何,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让比比东很是不满,杏眼冷视天边肆虐的鳄影,当机立断的厉喝道:“月关!鬼魅!去将云铮擒下!”

  月关和鬼魅听到比比东的决意,第一时间也是一愣。。。

  他们作为比比东的心腹,虽然不知道比比东和千道流之间到底达成了怎样的交易,却也明白,比比东和千道流之间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但现在看比比东的样子,金鳄斗罗此举显然让比比东很不悦,可为什么比比东第一时间想到,不是阻止金鳄斗罗,而是云铮呢?

  月关和鬼魅想不明白,云铮身上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为什么能让比比东和千仞雪如此执着!?

  更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比比东对云铮的态度转变。。。

  一会儿要杀了云铮,一会儿又不杀了,不仅不杀了,反而还要拉拢云铮,可一场比赛结束之后,比比东就像是输不起一样,突然又不拉拢了,反而有些警惕的样子。。。

  见月关和鬼魅还在愣神,比比东眼底涌出怒色,再次厉喝道:“还不快去!?”

  “是!”知道比比东真的动怒了,月关和鬼魅不敢多想,连忙闪身而去,直奔史莱克学院一行人!

  比比东先是看了眼天边将近的鳄影,又看了眼场下的乱象,双眉紧皱,眼底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泽。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比比东只能选择配合金鳄斗罗,先将云铮留下。

  反正不管怎么说,云铮都是重中之重,决不能让云铮趁乱走脱了!

  至于事后,比比东会找千道流要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真要说起来,比比东和千道流之间的交易,处于被动的,其实还是千道流呢!

  在嘈杂的人群之中,云铮等人心头一震,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红俊更是茫然惶恐的叫着:“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唯有唐三和大师脸色沉着,仿佛猜到了什么一样!

  尤其是看到月关和鬼魅杀来,他们俩的脸色更加凝重!

  金鳄斗罗并未指名道姓,但气机却的的确确锁定了史莱克一行人,先入为主,唐三和大师直接对号入座,下意识的认为武魂殿这是要和他们撕破脸皮了。

  也不怪他们会这么想,简单的排除法,在史莱克学院内,能和武魂殿扯出恩怨的就那么几个人——戴沐白极大可能会是未来星罗帝国的皇帝,但武魂殿虽野心勃勃,吃相也不至于这么难看,退一万步讲,武魂殿真要杀,也是该杀星罗皇帝,毕竟那位不死,戴沐白和戴维斯再怎么争,也只是皇子。

  宁荣荣乃七宝琉璃宗少宗主,更是九宝琉璃塔武魂,也有资格引来武魂殿的忌惮和猎杀,但也还是那句话,要杀也是杀宁风致。

  其他人也差不多一个道理,唯有唐三不同!

  如果唐三只是昊天宗一名普通的宗族子弟,那也无所谓,但谁让唐三的老子是唐昊呢?

  明面上,武魂殿上一任教皇千寻疾,可就是死在唐昊的锤子之下,要知道,那可是千道流膝下独子,如此深仇大恨,引来武魂殿不计代价的追杀,不也理所应当!?

  至少明面上的情况是这样没错。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暴露的,但排除了一切不可能之后,最后剩下的,就只能是真相了啊!

  此时此刻,唐三不想拖累其他人,索性歉意的站了出来,对众人说道:“抱歉!连累大家了!”

  说罢,唐三指尖在腰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上一抹,他身上所剩唯一的阎王帖被他捏在手中,双眸泛动紫意,死死盯着月关和鬼魅两人,不再掩饰自己心中的恨意,温和的神情瞬间被狰狞取代!

  唐三听宁风致他们说过,当年在他出生的那一天,除了已经死去的千寻疾之外,月关和鬼魅也在场!

  杀母之仇,同样滔天!

  此间变故,更让戴沐白等人摸不着头脑,但可以确定的是,唐三似乎是打算舍身取义了!?

  云铮同样惊疑,难不成,果真人算不如天算!?

  到底是哪个环节除了差池,导致唐三的身份暴露了!?

  仔细想想,其实早在大赛开幕之初,千仞雪并未以雪清河的身份去史莱克学院招揽唐三开始,剧情就已经改变了。。。

  可为什么,云铮总感觉,无论是那天际的鳄影,还是月关和鬼魅,都是冲着他来的呢!?

  云铮拿捏不准,但也取出了雪帝给他的那片雪花,寒意激荡开来,一双波澜不惊的冰蓝之瞳,也在此刻于极北之地的最深处睁开,遥望武魂城,风雪飘摇,磅礴魂力蓄势待发!

  云铮自信,只要千道流不亲临,全身而退绝非难事!

  倒是月关和鬼魅有些茫然——他们的目标分明是云铮,怎么这个唐三反倒一副恨意滔天、苦大仇深的模样?

  茫然归茫然,教皇之令不能违!

  念及此处,月关和鬼魅抛却心中疑惑,以更快的速度暴掠而来!

  “哼!一朵菊花,一只小鬼,就想伤我儿子吗!?”

  轰——

  可就在一瞬间,惊变再起!

  一道黑影掠过天际,横在月关和鬼魅身前,如渊如狱的恐怖气息将两名封号斗罗笼罩,那熟悉的威压令月关和鬼魅齐齐一震,鬼魅更是发自内心的颤抖!

  那张脸,那柄锤子,是鬼魅一辈子都无法遗忘的噩梦!

  下一刻,昊天锤之影映照苍穹,与那鳄影将天地两分,煌煌神威,人尽失色!

  显然,唐三和大师所想,也是唐昊所想,他也觉得,这是武魂殿针对唐三的绝杀,这才出面保护!

  虽说在整个大赛期间,唐昊都未曾露面,但明知道自己儿子要去死敌的大本营,唐昊又怎么可能不在暗中保护?

  唐昊仅仅只是站在那里,站在月关和鬼魅面前,昊天锤砸在地上,没有出手,便已经将鬼魅和月关吓得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鬼魅,若非黑雾遮掩,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昊天之威,不减当年!

  “儿子!?”

  比比东倒是冷静,她第一时间分析了唐昊所说的话,惊疑的看了云铮一眼,但很快便摇了摇头——云铮显然不可能是唐昊之子,虽然年龄对得上,但云铮是孤儿,从小被一个老乞丐收养长大,之后又拜玉仲白为师,和唐昊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此一来,唐昊之子便只能另有其人了。

  几乎瞬间,比比东便想通了其中关键,眸光落到唐三身上,两眼一眯,意味深长道:“原来如此!”

  比比东也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雷狱斗罗之女,星罗帝国皇子,七宝琉璃宗少宗主,疑似诸神悬赏的源头,以及昊天斗罗之子!

  一个小小的史莱克学院,竟汇聚了这么多能够搅动大陆风云的人物,当真不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