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419章、时光易逝忆难寻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柳茹月听说苗娘子派了人给家中姐妹们买了些京城的时兴衣裳、胭脂水粉等货,找了镖局送回去,若是时间上凑巧,还能赶在过年前送到,当个新春礼物。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不止粤西出来的商人会在年前一两个月备了年货给家乡捎回去,各处来京的商人都会这么做。

  所以,柳茹月对这一趟送信还是充满了信心,她这半年都比较忙,除了端午、中秋给苗娘子送了礼物,便没有更多接触。

  而别的粤西商人,她也是有按照同乡情谊,一并送上了礼物的。

  所以右相应该不会联想到苗娘子身上。

  接下来的一切,柳茹月只能寄托在镖局能走快一些了。

  右相这边要调查黎家的情况,不一定非得派人过去,他若是势力分布的广,甚至能飞鸽传书到桂林郡。

  哪怕他没那么大野心,没有这么大的布局,右相也能用朝廷的信差来替自己送私人信件。

  朝廷的驿兵信差,五六十公里就会有一个驿站提供休息,免费换马。

  这些条件,可不是镖局能比得上的。

  所以,柳茹月很清楚,她的身份很快应该就会被右相这边查清楚。

  而在情报送回右相府手边之前的这个时间差里,她得想到一个自保的方法。

  ……

  右相已经许久不曾天天准时回家吃晚饭了,右相府的下人紧张的看着又从陆府过来的姑爷和小姐。

  也不知道这几日,姑爷和小姐回来的这么频繁是为哪般。

  房门一关,遮挡住了所有窥探的视线和尖耳朵。

  “爹,你这是?”沈曼青看着父亲的表情,一时间猜不透起来。

  陆铖泽这一段日子,都夹着尾巴做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听到的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所谓好消息,所谓坏消息,似乎于杀妻之前,正好调个对转。

  “桂林郡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右相坐在椅子上,伸手拿了茶盅,却也不喝,只是下意识的摩挲着茶盏。

  不过五日,桂林郡那边的消息就能传回来?

  陆铖泽心中喟叹不已,对右相更是敬佩起来,哪怕是陛下的信差,这么一个来回也不可能跑这么快的。

  打量着父亲表情的沈曼青,小心的问道,“消息,让父亲为难了?”

  “黎浅浅只有一子一女。”右相说完,沈曼青就转过头去看陆铖泽的表情。

  早已心有准备的陆铖泽轻轻皱眉,不敢露出遗憾或是害怕的表情,疑惑的说道,“这一子一女都在她身侧相伴还是?”

  右相自是没心情给两个小辈汇报情报,将袖中的信纸递给了沈曼青。

  沈曼青展开信纸,“浅随父离京至桂,随父征战,后解救被匪绑走的郡守之子易炎彬,好女怕郎缠,于一年后成婚,生下长女易颖儿,彼时邻国海越多有骚扰,黎浅浅披挂守边,未再生育。

  两夫妻聚少离多,但感情依旧,易炎彬偶会带孩子去边关与黎浅浅相聚,恰逢又一次相聚,海越发起突袭,兵荒马乱中,四岁的易颖儿与奶娘母女一并失踪。

  两夫妻寻找孩子多年未果,于五年后才诞下幼子易司寻。”

  见沈曼青不再往下念,听到这里,连之前觉得十娘绝对不是柳茹月的陆铖泽,都开始动摇起来。

  “那就是说,黎浅浅只有一女,所以,我们猜测十娘有可能是黎浅浅另一个女儿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如果是这样,那也太可怕了,陆铖泽看向右相,“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十娘有可能是黎家的亲戚,亲戚里,有长得像的,也不奇怪吧,俗话说外甥像舅,外甥女像舅母也可能。”

  沈曼青皱眉扫了一眼这个还在自我欺骗的男人,“黎家为北昙征战多年,军功可不是那么好立下的,黎家获得了多大的荣耀,就牺牲了多少黎家的好男儿。

  到黎大将军这一代,六个兄长都先后战死了,有些是虽成婚却无子,有些是还未娶妻。而黎大将军也没有儿子,所以才把黎浅浅当作儿子养,将她养成了京城儿郎都不敢娶的悍妇。”

  “那就是说,黎家没有别的远亲有可能生下与黎浅浅长得相似的女子了?!”这么说,十娘有极大可能就是没死成的柳茹月。

  “是的。”沈曼青轻飘飘一句话,就斩断了陆铖泽的所有幻想。

  没人知道陆铖泽心中的恐惧,当十娘有可能是柳茹月的时候,他感觉仿若自己被躲在暗处吐着信子的毒蛇盯上了一样可怕。

  他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立,“可是,书中也有记载,不曾有血缘关系的人,长得十分相像。”

  这时候,右相又掏了一张小小的绢纸出来,递给陆铖泽,“这是我在桂林郡的人,找到多年前郡守府张贴的寻人公告,照着分毫不差,只是缩小了尺寸,描下来的易颖儿四岁时的画像。”

  陆铖泽抑制不住双手的颤抖,类似抢夺一般,将右相手上的画像拿到了手里。

  展开一看,画像上的小姑娘穿着不同于中原的衣裳,更像边民的着装,紫色的短袖上衣,同色的百褶蝶裙,头戴百灵鸟银冠,手戴银镯,笑得天真浪漫。

  这与记忆中柳茹月童年时……

  沈曼青见陆铖泽看那小像看得一言不发,催促道,“长得像柳茹月幼时么?”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陆铖泽还真不是那么记得住柳茹月幼时的模样。

  彼时家中只是多了一个玩伴而已,又不是对他多么重要的人,没有多么重要的记忆,怎么可能去牢记那会儿柳茹月的长相。

  陆铖泽摇了摇头,“要说,这眼睛很像,但柳茹月不曾笑得如此恣意过,她在我们家的笑容总是温顺的、讨好的。不过,这张小像倒是像……”

  “像谁?”

  “有些像我与……像我的小女儿,这笑容很像,眼神恣意而灵动。”陆雪汐出生后,陆铖泽已经考上了举人,为了备战会试,很少回家,与这最小的女儿见过的面是最少的。

  看着这小像,陆铖泽倒是渐渐将陆雪汐的容貌从记忆深处拉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