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猎魔人:狼学派的狩魔手记 > 第231章 意外之子
 
意外律。

猎魔人世界中一种约定俗称的律法,几乎与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

拯救他人的人,可以按照意外律,向被救之人提出报酬,索要被救之人回家时见到的第一件东西……

或是一件被救之人所不知道的但他已经拥有的东西——通常来说是被救者离家时获得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就被称为“意外之子”。

原著的兰伯特、希瑞甚至主角杰洛特都是意外之子。

除了本身拥有习惯法中契约的法律效应外,意外律还有魔法的力量。

一旦提出符合意外律条件的要求,在誓言与契约的对象之间,命运的纽带便会随之牢固确立。

而违背意外律契约便会招致灾祸,或是深染重病,或是意外死亡,甚至有可能造成一个国家的灭亡。

不过。

意外律一般都是拯救他人之人为了弥补损失而提出的。

很少有被救之人主动要求使用意外律,而且还要求地这么决绝、兴奋……

至少今天之前,维瑟米尔还从未见识过。

毕竟意外律最终的指向,绝大多数都是被救之人的孩子。

“怎……怎么样……两位猎……猎魔人大人……”

“我身无分文,应……应该是可以使用意外律的吧……”

“我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两位的救命之恩了,意外律至少还可以弥补猎魔人大人的损失。”

渔夫带着谄媚的笑容,几乎是上赶着让艾林使用意外律。

浓浓的血腥味夹杂着尿骚味中……

艾林皱了皱眉,看了维瑟米尔一眼。

“这是你救的人,你决定吧!”维瑟米尔摇了摇头。

与前世游戏和原著中不同。

在这个猎魔人还未式微的时候,猎魔人救了人收受报酬是必须的,无论是普通猎魔人还是猎魔人大师、大宗师。

而且除非使用意外律,否则从不同怪物的口中,救不同身份的人,收取的报酬还有差别。

这其实很好理解。

一个猎魔人大师有可靠丰裕的收入来源,可以不要救人酬劳。

但普通猎魔人不行。

若富裕的猎魔人免去了穷人的救命报酬,必然会有素质低下的无赖以此为借口赊掉贫穷猎魔人的酬劳。

要知道一般猎魔人的实力可远远赶不上艾林和维瑟米尔。

大多数猎魔人游历试炼刚结束,也就只能应付应付水鬼、食尸鬼这样的低级魔物。

甚至这种低级魔物数量超过了三只,都有可能会有危险。

武器皮甲还会出现磨损,需要花钱维护修理。

若救人没有报酬,还有极大风险,肯定会使得普通的猎魔人不再愿意去救其他遭遇意外的人。

恶性循环。

所以救命的报酬艾林肯定得要,只是以意外律的方式多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适。

抢人家的孩子,致使骨肉分离,让他这个现代人多少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青草试炼的折磨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还有托马斯·莫吕反目成仇的先例在前……

“艾林,你要不就答应吧?”

这时玛丽的话,打断了艾林的纠结。

年轻的女术士见那渔夫一副衣衫破烂、浑身沾满腥臭血液的样子,便帮了一句腔。

在她这個本地人看来,使用意外律是仁善之举。

“是呀!是呀!”那渔夫连忙接道,“猎魔人大人,我身无分文,身无分文……”

看样子生怕艾林找他要什么财物。

事已至此。

艾林也就只能点点头,道:

“既然如此……”

“你回家时看见的第一样东西就是我的报酬……”

“嗡~”

话音未落。

猎魔人胸前龇牙咧嘴的狼徽突然嗡鸣。

这一般是有魔物在附近的征兆。

不过两个猎魔人大师都没有警戒,因为本不能感受到魔法波动的他们,竟然察觉到了魔法波动。

而且艾林也感觉到自己,和某个模糊的事物产生了联系。

“这是?”

艾林愣了一下。

【那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灵光一闪或者说心血来潮……】

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莎迪亚描述命运指引时的话。

“这就是意外律?”

玛丽诧异地感受中空气中的魔力波动。

这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波动。

好似风平浪静的大海波浪,虽平稳不激烈,但深不可测。

玛丽看了同样处于诧异中的艾林一眼,将视线放在了维瑟米尔脸上。

却见维瑟米尔神色复杂地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意外律我用过不下二十次,但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艾林……看来由不得你拒绝了……”

和艾林相处三四个月了,维瑟米尔自然能猜到艾林的想法。

“怎么了,两位大人?”渔夫没有感觉到空气中的魔力波动。

他只担心眼前这个长着可怕蓝色眼睛地怪物反悔。

“没什么,”艾林沉默了几秒钟,摇了摇头,“带路吧,领我去你的家,将我的报酬带给我……”

渔夫笑逐颜开,市侩地哈着腰,连说了两声“谢谢”,就准备在前面带路。

“等等!”

维瑟米尔突然出声。

渔夫连忙回头。

“啊!”

正好与“萝卜”一侧拴着的大狮鹫的狰狞暴怒的头颅对上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被吓尿了。

浓浓的骚臭味着实折磨猎魔人的鼻子。

艾林见状无奈地看向维瑟米尔。

维瑟米尔也同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

“去河边清洗一下,再上路吧……”

渔夫闻言,下意识看了眼身下,又看了眼一旁清澈见底的湖水。

刚刚那两只水鬼就是从这看似安全的湖水中突然窜出来的。

“不……不用……”

“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维瑟米尔打断道。

猎魔人为了任务可以忍受异味,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喜欢。

渔夫又瞅了眼两个猎魔人。

看到他们冷酷无情的非人眼睛,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水鬼和猎魔人哪个更可怕后,才哆哆嗦嗦地下水清洗了起来。

许久。

等渔夫将身上的脏污都大致清理完后,几个人才继续赶路。

……

渔夫的家并不在温格堡,而是在王城周围的一个村落中。

大概因为靠着一条小河,村子里又多是些靠捕鱼为生的渔夫,所以村子的名字就叫做渔夫村。

这里距离艾林救人的地方并不远,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

走到村子外,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围墙时,渔夫紧张地情绪明显舒缓了很多。

他越过栅栏指着村内泥泞小道的尽头,道:

“猎魔人大人,那里就是我的家了。”

然后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好像有些迫不及待。

维瑟米尔和艾林见状,面面相觑后,皱紧了眉头。

虽然被拯救者因意外律献出的东西并不一定是孩子,但不识几个大字的渔夫肯定不知道这一点。

毕竟关于意外之子们有很多故事在酒馆、在吟游诗人的口中传播,但这世界上还没有意外之物的说法。

这渔夫……怎么像是和自己的骨肉有仇一般,上赶着要将孩子送走……

那孩子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就连原本还在可怜着渔夫处境的玛丽,都觉着有些不对劲,看着艾林欲言又止。

或许是大狮鹫的狰狞头颅令人恐惧。

一路上碰见的村民,都没敢跟渔夫打招呼,便远远地躲开。

然后用胆怯的目光,注视着艾林一行人穿过泥泞脏乱的棚村,向村尾走去。

领路的渔夫也不在意这些。

这么多年了,终于要摆脱那个让他在村子里抬不起头的怪物。

渔夫只觉着通体舒畅。

即便以后衣服没人洗,午饭晚饭没有人做,喝酒的钱可能也要少一些,他也不在乎。

家里少了一张嘴,说不定还能给刚满两岁的小儿子买件新衣服。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中,熟悉却谈不上温馨的家近了。

出于某种谨慎。

渔夫走到家门前最后一个拐弯处时,停了一下。

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个时间,那个怪物一定在外面洗衣服。”

渔夫满意地点点头。

双手提了提有些湿漉漉地裤子后……

“吱呀~”

破旧得不成型的木质栅栏门被打开。

刹那间。

刚要抬脚走进去的渔夫突然像被冻住了一样,在家门口停住了。

“怎么了?”

艾林牵着马走到渔夫身后。

这时。

“哇——”

小孩的啼哭声突然从渔夫身前传来。

“应该是被大狮鹫残留的魔力气场吓到了,小孩子的感觉比较敏感。”

维瑟米尔从艾林手中接过缰绳,正要将挂着大狮鹫头的萝卜,牵远一些。

“猎……猎魔人大人,”渔夫整个人像生锈八音盒里的人偶一般,僵硬地转头:“我突……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些钱……”

“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

艾林和转过头来的维瑟米尔眼神越来越冰冷,吓得渔夫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知道什么是意外律吗?”

没等艾林说话,维瑟米尔松开缰绳,大步走了过来厌恶地俯视着渔夫,厉声训斥:

“这是契约,和命运签订的契约,是被北方诸国承认,就连国王都必须遵守的契约……”

“知道上一个撕毁意外律的是什么下场吗?”

渔夫被吓得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维瑟米尔不为所动地冷笑一声,道:

“泽维莱娜,她因一名名叫伦普雷斯提尔特的矮人当上了麦提那的女王,答应把她的第一个孩子送给矮人……”

“却在矮人过去索要他的报酬时,竟然敢以巫术把他赶走!”

“不久……”

“泽维莱娜和她的孩子们纷纷染上重病,一命呜呼!”

“记住……”维瑟米尔又上前一步,俯视着渔夫强调道:

“会巫术的女王以及她所有的孩子——包括她向命运承诺的那个孩子——全部死亡……”

“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在孩童的哭声中,渔夫原本谄媚的脸上,苍白得像死尸。

若不是孩子就在身后,他差点被吓得再一次尿了裤子。

“伱觉得你比泽维莱娜还要有权利,还要强大吗?”

渔夫连连摇头,额头上冷汗直冒。

“进去吧,把意外之子给我们,我们就离开。”维瑟米尔冷冷道。

他不知道渔夫为何前后差别这么大。

不过维瑟米尔不在乎,所以也不想知道。

但是想要违背意外律……

这不可能!

他绝不允许!

以往违背意外律,都只是违背的一方受到惩罚。

可之前在河边,立下契约时,命运给予的反应如此强烈,就连他和玛丽两个外人感受到了。

所以维瑟米尔不敢赌……

若是艾林一时心软答应了。

命运会不会也将厄运降临到他最欣赏的学徒、学派的未来身上。

因此。

维瑟米尔在艾林开口前,就要堵上这个可能。

渔夫是怯懦的,是自私的。

在两个瞪着猫瞳的怪物的逼视,以及泽什么娜女王的悲惨事例下。

对小儿子的喜爱似乎……

也没有那么多了。

他颤颤巍巍地将门打开,请两个猎魔人进去,却被拒绝了。

“将意外之子给我们,我们就离开。”维瑟米尔冷着一张脸道。

“好……好的,两……位猎魔人大人,请……请稍等……”

渔夫进家门。

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坐在院子里的地面上大声哭着。

哭声令渔夫厌烦。

本就在消退的喜爱更淡。

“被要走了也好,家里少一张嘴,我每天也能多喝一杯酒……”

他心想。

然后也不去哄小男孩,便将他抱起来,递给脸色冷冷的维瑟米尔。

正当猎魔人大师用一个亚克西法印,将哭闹着的男孩哄睡着时……

“爸,”一个怯生生的干哑女声突然从黑黢黢的屋子里传了出来,“他们是谁?”

“你为什么把克莱送给他们?”

瞬间。

听到女声的渔夫就像突然爆发的火山,以面对水鬼都没有的极速,冲进了草棚搭建的屋子内。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从黑暗中传来。

“说了多少次了?啊!!!”

“不要喊我爸,不要喊我爸,你怎么就是不听?”

“可你就是我爸啊!”那干哑女声嚎哭着道。

“啪!”

“我会生出像你这样的怪物吗?”被顶嘴的渔夫暴怒。

“你这个该死的孽种,被诸神诅咒的怪胎……”

“今天为什么没洗衣服?为什么不在外面?”

“啪!”

“啊——我两天没吃饭了,就找……”

还未等女声说完。

“啪!”

又是一个狠狠的巴掌。

“好啊!你还敢偷吃!”

“啪!”

……

刺耳的掴掌声和咒骂声、哀嚎声让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三人,不由自主地得停下了脚步。

维瑟米尔抱着熟睡的小男孩正犹豫着要不要劝一劝。

却看见那渔夫愤怒地涨红了脸,拉着黑色的头发,将一团黑色的像女孩一样的生物……

拖了出来。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