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育英综合大学 “哎呀呀这么狼狈呀……
 

第四百三十七章

“……”

雨果的瞳孔骇然一缩。

他紧盯着面前的寸步不让的青年, 嘴唇抿成一条刚硬的直线,锐利到恐怖的视线在对方的脸上一寸寸缓慢刮过,像是在寻找着说谎的蛛丝马迹。

自进入这个副本以来, 他始终是冷漠的、疏远的、喜怒不形于色的, 无论是面对队友,还是在面临着生死存亡的恐怖危机时,雨果似乎都留有余力。

只有这一次,他那游刃有余的模样终于无法维持, 被生生撬开了一道惊愕的,难以置信的缝隙。

灯光落在下方对峙的两人身上, 气氛紧绷, 一触即发。

卫城神情茫然,头颅在两人之间转动着, 对现在急转直下的事态感到不知所措。

他张张嘴,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声音却哽在了喉咙之中,似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苏成单手抵着窗子, 向外扫了一眼。

黑暗的窗外一片死寂, 副校长等人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

他收回视线, 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没时间了,你们最好快点做出决定。”

“已经做好了。”

温简言寸步不让地回望着对方,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眶通红, 但眼珠却亮如鬼火。

他扯了扯嘴角,语气重归温和:

“对不对?”

像是询问,又好似挑衅。

顺着他目光的方向,其余两人扭头向着雨果的方向看去。

“……”

雨果仍旧紧紧盯着着面前的青年, 眉骨下深深的阴影间,锐利的铁灰色的双眼闪动着,他最后深深看了温简言一眼,才终于移开视线。

“对。”他不怒反笑。

刚才短暂的失态被尽数掩盖。

雨果从窗边抽身回来,率先迈步向着门口走去,嗓音里听不出多少情绪的变化。

他说:“去二楼。”

虽然不知道温简言刚刚说的几句话为何会导致雨果改变主意,但是,现在拿主意的两位大佬总算是统一了意见,对于其他人来说无论如何都算是好事。

在短暂地松了口气之后,一行人迅速地重新开始行动起来。

踢开门口半黑半灰的烟灰之后,副校长办公室的房间再一次从被内部打开。

三楼内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亮和声响。

但是,先前那股森冷阴寒的恐怖气息却已经消失的毫无踪迹。

门卫离开了。

但……如果预计的没错的话,行政楼能够留存在校园内的时间应该也不多了。

毕竟,他们先前之所以能找到这个地方,正是因为副校长离开了办公室,而现在,随着思想品德课程的结束,行政楼也即将重新变成无法被找到,也无法被隐藏区域,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

温简言身体的大半重量都倚在苏成身上。

这是他的san值第二次变成个位数了。

刚刚和雨果的对峙似乎耗光了他的最后一丝气力,他再一次变得面色惨淡,气息奄奄,漆黑的睫毛垂在雪白的脸上,显得虚弱可怜,完全看不到一点刚刚那犹如开刃见血般咄咄逼人的冷锐气质。

不过,不知是不是已经有过一次经验,多少完成脱敏的缘故,温简言的行动能力却要比上次好一些,至少不再跟一具死尸一样必须得被两个人拖着才能走了。

这一次,虽然校长办公室就在他们的面前,恐怖的追兵也已经消失无踪,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再向对面多看一眼。

虽然很可惜,但是,他们已经错过机会了。

先前只是勉力维持的脆弱平衡已然分崩离析,副校长、学生会成员都将重新回到行政楼内,致命的危机随时可能爆发,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一个陌生的、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的危险区域。

不过,在经过校长办公室之时,温简言却好像若有所感。

他微微转过头,向着那扇门看去。

校长办公室好好地待在哪里,门缝内一片漆黑,看着十分安静,像是对他们没有丝毫威胁,等待着被打开。

温简言眨了下眼。

下一秒,一切都空了。

——什么?

温简言一愣,再次定睛看去。

在他摇晃、涣散,仿佛濒临崩溃的视野里,不远处,原本应该是校长办公室的地方,却陡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不是一扇门,而是一堵完完整整,毫无瑕疵的墙壁。

在那瞬间,温简言感到一阵寒意窜上脊背,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在回想到白雪给出的【右】的提示时,他就已经对校长室的异样有所预感,但即使如此,他的猜测也不过是“门内有着他们现在无法应对的危机”,或者是,“虽然副校长离开了,但是校长却依旧在办公室里”的这些类型,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在他的san值降低到个位数之后,看到的情景居然会是现在这样!

校长室的位置……是墙壁?

什么意思?

难道这是在告诉他们,育英综合大学的校长室是不存在的吗?

可是……这不可能。

如果校长室不存在的话,那为什么他们接到的任务会是进入校长室,并且取得其中隐藏着的道具呢?

正在温简言头脑混乱,思绪纷杂之际,身旁传来苏成的声音:

“嘿。”

温简言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该走了。”苏成看着他,低声提醒道。

“……”温简言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他强迫自己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一旁的“校长室”上,再一次迈开虚软的双腿,跟上了自己的其他队友。

他们顺着来时的楼梯往下走。

这一次,没有了门卫的追赶,他们下楼的过程畅通无阻,但是,没人却因此感到兴奋。

他们知道,现在的安宁只是暂时的,只要再拖一拖,接下来在后面等待着他们的危险,将会是几乎无法应对的。

四人屏住呼吸,放轻脚步,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向下走,但是,眼看即将到达二楼和在三楼间的铁门之前,忽然,下方却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霎时间,几人都是呼吸一窒。

“快,后退!”

雨果压低声音,急促地说道。

如果在这里遇到了上楼的副校长和学生会成员,如此狭窄的地方,几乎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倘若在这个地方和对面产生了正面的冲突,那么,退往三楼,负隅顽抗,就会成为了他们最后且唯一的选项了。

隔着楼梯间的缝隙,温简言向下望去。

他看到了随着行走时晃动着的漆黑头颅,虽然距离很远,但是,那种阴冷的,几乎令人脊背发凉的感觉仍旧清晰地蔓延过来。

温简言忽然一怔,然后猛地抬手捉住苏成:

“去关门。”

关门?

其他几人都是一怔。

可是,有什么意义呢?

赌一把副校长手中也没有三楼的钥匙吗?

这可能性未免也太小了。

除了减缓对方的速度之外,此举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呼吸间,脚步声更近了。

不过,在和温简言合作的这么长时间里,苏成早已养成了先做事,再问问题的习惯。

在其他几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毫不犹豫地采取了行动。

只见苏成一个箭步上前,抬手将半敞的铁门合了回去,在铁门即将触碰到一起的时候,他的动作忽然放缓,直到铁门被轻轻卡回了门框内。

走廊内回荡着清晰的脚步声,他们甚至能够看到那正在从一楼走上二楼的几个人影。

随着距离的缩短,他们身上的阴冷气息蔓延开来,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

在他们走上二楼之前,苏成已经十分惊险地退了回来,倘若再多停留个十几秒,可能就要和他们迎面撞上了。

“……”

众人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在他们紧张的注视之下,只见那一行人从一楼走到了二楼,但是,为首的那人并没有像他们想象中那样顺着楼梯继续向上,而是转过身,走出了楼梯间。

一张惨白的脸孔在黑暗之中转过来,猩红的学生会袖章显得刺目扎眼。

它似乎看了一眼三楼的门。

黑漆漆的走廊内,铁门紧闭着。

四下里一片死寂。

紧接着,它扭过脸去,跟上了其他人。

随着背影的消失,脚步声渐行渐远。

见此,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下来。

温简言也是同样。

他松开了满是冷汗的掌心,抬眼对上了队友们询问的眼神,低声解释道:“……不是副校长,是那些被引开的学生会的。”

距离太远,走廊太黑,光凭借视力根本无法确定上楼的人究竟是谁

——但温简言不同。

他现在的san值太低了。

虽然他同样无法看清楼下的来人是谁,但是,温简言有预感,倘若副校长在其中的话,给他带来的威胁感会远比现在更加恐怖。

既然上楼的是学生会成员,那么,他们大概率会回到二楼,而不是继续走上三楼的可能性。


所以温简言才要苏成去关门。

这是为了掩盖他们的行踪,不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脚步声已经远去,几乎听不到了。

雨果道:“走吧。”

一行人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已经关好的铁门被再一次打开,很快,他们回到了二楼的楼梯间。

“二楼到了。”

雨果将一根尚未点燃的香烟咬在牙齿间,看向不远处的青年,说:

“然后呢。”

“……”

温简言深吸一口气,在苏成的搀扶之下上前一步。

很快,他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间亮着灯光的办公室处。

那间办公室的房门紧闭着,刺眼的红光从办公室的房门下方流淌出来,门边的墙壁上嵌着一张铁皮,从远处看去,只能辨认出后面“办公室”三个字,前面的文字却是模糊的,完全无法看清。

“那里。”

他低声道。

“里面有人吗?”卫城低声问道。

温简言:“有。”

他回话的速度很快,显然早已知道问题的答案。

“那我们该怎么进去?”卫城先是一怔,但却很快皱起眉头,问道。

这次没有橘子糖,故技重施肯定是不行了。

温简言:“……直接。”

他倚着墙,脸色和嘴唇都苍白如纸,像是这两个字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全部气力。

“……什么?”卫城看向温简言,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认真的?”

在分头行动之前他们都没敢直接闯入一间有人的办公室,现在他们人数不仅只剩下了四个人,就连楼里的危险程度都翻了一倍不止,在这种情况下硬闯?!

听上去简直就像是自杀计划。

温简言想解释一下,但是,刚刚开口,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就被另外一道声音打断了。

“……可以。”

几人一怔,纷纷扭头看去。

说话的人是雨果。

只见他用手指捻着香烟,似乎在忖度思量着什么,好像刚才的那句话并不是自己说的,但很快,雨果抬起眼,缓缓重复到道:“硬闯是么?可以。但只能撑十分钟。”

温简言抬眼看向他,嘴唇动了动:“足够了。”

只听“嚓”的一声响起,一簇明黄色的火焰腾起,点燃了雨果唇边的香烟,灰白色的烟雾飘散开来,瞬间将四人的身体笼罩。

他说:“行动。”

在烟雾的笼罩之下,四人隐秘而迅速地接近了那间办公室,和二楼的其他办公室一样,这间办公室的门依旧没有锁,在微微一碰之下,就发出“吱呀”一声,一点点地滑了开去。

但是,和想象中满是学生会成员的办公室不同,这间办公室比他们预料得要小的多。

虽然它坐落在二楼,但里面的格局却和二楼的其他办公室完全不同,这里的面积不算很大,且只有大约八张办公桌,放眼望去,整个房间几乎是空着的。

只除了最后一张办公桌。

坐在桌子前方的老师缓缓站起身来,灯光犹如鲜血般洒落下来,照亮了她血红色的嘴唇和猩红的尖尖十指。

所有人都是一怔。

这个办公室居然是属于她的——那位之前在学生会办公室之中,和他们狭路相逢的那名女老师!

女老师冰冷的视线落在敞开的大门处,像是能够穿透雨果制造的烟雾一般,声音平直没有起伏:

“进办公室都不敲门吗?真是没有礼貌。”

温简言将手中的那串钥匙抛给雨果:“拿着。”

雨果接过钥匙,看向他。

“随便你们三个做什么,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让我别被她发现。”温简言强撑着,抬起通红的眼,一字一顿地低声说道。

“行。”

雨果深深看了他一眼,说。

一缕灰白色的烟雾被分了出来,笼罩在了温简言的身上。

“咔哒。”

忽然,女老师向前走了一步,高跟鞋的鞋底敲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一声响,那声音落在几人的心底,令他们都是心神一颤。

雨果咬着香烟,一点猩红的火星明灭一瞬,下一秒,他大跨步走向不远处的女老师。

“咔哒。”

下一秒,高跟鞋的声音再一次逼近。

卫城的瞳孔瞬间一缩,尖叫道:“小心!”

不过瞬息之间,足以致命的危险就已经袭来。

但是,这一切已经不再是温简言关注的了。

他疾步向着办公室的深处走去,卫城的声音被他远远地甩在脑后——混乱的、充满无数异像的摇晃视野尽头,正是这位红衣女老师先前坐过的位置。

很快,在烟雾的掩护之下,温简言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桌前。

他踉跄了一下,将手撑在桌子表面稳住身形。

眼前仍是一片混沌,耳朵里充斥着无数或近或远的恶意声音,无数怪异的景象在视线边缘蠢动

在低san的加持下,他的神经变得极度敏感,虽然不远处的红衣女老师是背对着他的,但是,她身上那强大而恐怖的阴冷仍旧像刀子一样割着他的皮肤。

逃跑的本能在他的大脑里尖叫:

离开这里!

温简言咬紧牙关,强力遏制着自己想要退缩的冲动,支着桌子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着白,眼神涣散,但却仍旧强撑着一点微弱的亮光。

……时间有限。

接下来他要做的所有事,都必须要在十分钟内完成。

他深吸一口气,蹲下身,开始在桌子的抽屉里飞快翻找着,很快,最后一个抽屉被打开,一叠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红色纸张出现在了温简言的眼前。

注视着那叠红纸,温简言感到自己的脊背上窜起一阵寒意。

找到了。

*

另外一边。

红衣女老师站在办公室的中央,死灰色的眼珠缓缓转动着,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同学,不要再躲躲藏藏了,再这样下去,老师可就要生气了哦。”

烟雾之中,雨果浑身紧绷,额头上不知不觉已经渗出一层冷汗,他咬着的香烟不知不觉已经被消耗掉了一大半,几乎快要烧到唇边了。

就在刚刚,他用自己的天赋生生抵消了一次对方的正面攻击。

迄今为止,他仅和副本之中的学生会成员有过正面冲突,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上一名“老师”,所以,直到现在,他才真切地感受到双方恐怖级别的差距。

果然,他们一开始猜测的没错,在【育英综合大学】这个副本之中,“身份”的差距所带来的压制几乎是无法逾越的,就连一名老师都如此难以抵挡,这令他不敢想象,副校长或是校长这样职位的npc,究竟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雨果将香烟从自己的唇边拿下。

下一秒,他指尖微动,一簇蓬勃的火星从烟头猛地爆开,尖锐的火光穿透灰白色的烟雾,裹挟着千钧之势,以无法捕捉的速度地向着话不远处的红衣教师飞去!

火星接触到女人血红的裙子,乍然烧起烈火,那火焰像是有生命一样,向着下方躯体深处钻去。

下一秒,空气之中充满了尸体被烧焦的气味。

雨果咬着牙,垂下一只微微颤抖的手。

他先前捻着香烟的手指在身侧神经质地抽搐着,焦黑的颜色飞快地从指尖蔓延开来,像是在攻击他人的同时,仍在反过来消耗着他自己的血肉。

女老师的前进步伐停滞一瞬。

她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被烧出大洞的胸口,被烧掉的布料下方不像是人类的身躯,反而像是正在蠕动的血肉组织,但是很快,刚刚还猛烈燃烧的火焰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掐灭,一点点地消失了。

紧接着,鲜艳的红色裙子像是某种流淌的组织液一样,缓缓地流动覆盖了伤口的位置。

她抬起头,缓缓咧开猩红的嘴角:

“找到你了。”

“……!”

不好!

雨果的瞳孔骤然紧缩,他猛地向后撤,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受了伤的缘故,他的反应能力比起先前减弱了几分。

就在这短暂停顿的几秒内,强烈的死亡危机已经悄然而至。

“让开!”

不远处,传来一道凌厉的声线。

下一秒,猩红的藤蔓原地拔起,飞快肆意地生长结实的墙壁,牢牢地挡在雨果的面前,为他挡下了即将袭来的一击。

雨果喘着气,扭头看去。

敞开的办公室门口,出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名面容冷肃的高挑女人,苍白的侧脸上蜿蜒着妖冶的藤蔓。

云碧蓝。

她定定注视着这个方向,牙齿紧咬,眼珠呈现出妖异的红色。

显然,刚刚救雨果于水火的藤蔓墙壁就是她释放出来的。

在她的身侧,站在一个身材娇小的橙发小女孩,肩膀上扛着一把和自己身形十分不符的锈蚀大刀,幸灾乐祸地歪头笑道:“哎呀呀,这么狼狈呀。”

“真可怜诶……要不要大姐姐我来救你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