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大泱长歌阿依娜江牧野 > 第六十五章
 
时隔多年,奴隶们在不知名的地方早已化为枯骨。这个秘密也被永远的埋藏。

“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敖汉,这个山洞就是我说的那个入口!

六年前我让人封了他,现在看来博尔赤和阿依娜已经发现了。”

空气瞬间寂静,敖汉我紧了手中的火把,火苗熊熊燃烧,这里静的只听的见他们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可以查证吗?这里太小了,我们进不去。走另外一条路吧!”敖汉率先打破寂静日,如果里面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女儿。扎贡会怎么处置她?

他对扎贡的忠心,对图祿埠的忠心,如果拿来这两者和女儿对比,他会怎么选择。

“确实这里原本设计出来就是用来通风的。

走吧,入口在半山腰,趁着天还没黑,我们能爬上去。”

——————

——————

牛油浸泡过的过吧噼里啪啦燃烧着,阿依娜趴在箱子上,踮着脚吃力朝箱子里张望。

葛格替她举着火把,这下子总算能看清想自己的东西。

“这是什么?”她伸手从里面捧出一张黑漆漆的面具,玩具一样放在脸上把玩。

“奇怪的东西唱戏用的吗?为什么锁在这里面,还弄的神神秘秘的。”

“给我看看!”江牧野伸手从阿依娜脸上揭下面具,黑色入手的面具,入手沉甸甸的,但是很薄。

留着眼睛和鼻子的窟窿,但是没有嘴巴,嘴巴那个地方是一块凹进去的圆形,和周围脸颊浑然一体。

“里面都是这些吗?”江牧野摇摇头,这个东西他从来没见过,一点头绪都没有。

阿依娜闻言,再次爬上去,可惜是哭着脸下来的,“全都是一样的,这里都是丑不拉几的面具。

难道这是某个戏班子存进来的?”

“不会,”江牧野把东西放回去,顺便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灰尘,“这里的都是熟铁。

大泱工匠缺稀,空有矿石资源,想要开采出来并且淬炼出铁来却十分不易,更别说是这么多的熟铁,能做兵器的熟铁可是和黄金一样珍贵。

是什么人的手笔,在这里藏着这种东西。”

江牧野开始后怕,他似乎触及到了一些不该触及的东西。

这是好还是不好,他心里打鼓,再看看墙边堆积如山,同样款式的箱子,他吞了一口口水。

“快!阿依娜我们去开另外的箱子!”

说罢,他不由分说的捡起阿依娜刚才遗落在地上的匕首递给对方。

然后拉着她快步走到另外一个箱子前,把匕首插进刚才位置。

三人一同用力,沉重的盖子再次松动。阿依娜拔出地雀,一剑劈开盖子上的蝴蝶锁。

三人推掉第二个箱子的盖子。

“火给我!”江牧野第一时间上去,眼前所见,直叫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护心甲全都是护心甲!”他白了脸,箱子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排护心甲,每块都是面盆大小,八角边,一寸后,用精炼的黄铜炼制。

读过很多书的江牧野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

这是一支军队配备的护甲,但军队也分三六九等,在大泱,一般的军队充其量人均有一副铠甲就算得上威武之师,但这远远不够,他们的级别还做不到拥有护心甲这种高级货。

只有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军队才能配齐,黄铜既有轫度又没有铁块沉重。单单是这一箱,但凡拿出去让人知晓,不知道会有多少部落闻风而来。

“阿依娜”江牧野扔掉他捡来的弯刀,一屁股坐到地上。

“阿野!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看”阿依娜拖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刚才说护心甲,什么是护心甲?”

“护心甲就是”

“护心甲就是保护心脏的甲胄!懂了吗?”

三人的密室一直无人说话,江牧野正想解释,却听的身后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声响。说话的另有其人!

“啊!有妖怪啊?”阿依娜被这声音吓得腿一软,差点倒下去。

江牧野猛的从地上弹起来,抽出天兆,把阿依娜挡在身后。葛格也飞快拿出自己刚刚用来撬箱子的短刀,和江牧野并排站在一起。

“什么人!快出来!”

对面火把照不到的地方是一片黑暗,声音就来自那堆黑箱子背后。

话音落,箱子后面传来便脚步声,不急不缓,每一步都像踩在江牧野心脏上跳舞。

“你们怎么来这个地方了?知不知道有些是禁地,冒昧闯入可是会丢了性命的。”

话说完,火光中出现一个人的身影。

江牧野握着天兆的手一松,不自觉收起了防御的姿态。

“扎贡大叔!你怎么来了?是来救我们的吗?”

阿依娜看清楚来人,重重吐出一口气,她就说嘛,那炸雷一样的声音她听起来似曾相识,却原来是扎贡!

“你们说呢?”扎贡自顾自的走来,敖汉随即跟在他身后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

“阿爸!你也来了!”阿依娜笑着扑过去,她就知道阿爸一定回来找她。

“阿依娜你太调皮了!”敖汉很不悦,女儿的笑容并没让他心情轻松起来。

“我错了不过这不怪我,都是那该死的也速该人!”阿依娜委屈的憋嘴,这明明不关她的事。

“好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敖汉叹气,转而看向扎贡,“大汗,怎么处理这件事?”

扎贡和江牧野正在对视,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接,谁也不让谁。

葛格自觉的躲在角落里,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毕竟除了自己以外,这里四人的身份都不是他涉及的到的。

——————

——————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良久,扎贡沉声朝江牧野开口问到。

“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不过你既然来了,我心里大概知道了一点。”江牧野神色不自然的别开头,深吸一口气,随即说到,“现在我们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是图祿埠的机密,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扎贡冷冰冰的指向他们开时的那个方向,“你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