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大泱长歌阿依娜江牧野 > 第九十四章
 
“没什么,一些小问题而已。”

气愤归气氛,阿依娜倒是没有趁机说卓索的坏话。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不知道,后来我就走了,毕竟有些热闹是不能看的。”禾漠吐舌,俏皮一笑。

这局话是毕赣告诉她的,意思就是说无论哪两个人谁胜谁负,作为草原上的天之骄子,自己失败最讨厌有人在一边看到。所以为了不成为比热容眼中钉肉中刺,毕赣果断拉着禾漠离开。

“你想知道结果还不简单,”江牧野这时候插嘴了,他一直仔细听着,男的阿依娜她们的话题自己感兴趣,“等着看吧,无论结果如何,比赛结果会告诉我们答案。”

——————

——————

“漠图部两人——准时到达!”

“图禄埠部两人——准时到达!”

在阿依娜她们四人一同到达之后,牛皮鼓接连响了四下。一声象征着一个人,有人拿着纸笔在一边开始记录,有人负责计时。

每个出口都有人负责同样的事情,意在严守每一个不准时到达的人。下马之后立刻有人来查看部门的姓名,一一核对之后,每人手提自己的猎物走出围猎场。

有人上来替他们清点猎物数量,江牧野提前把黄鼠给了阿依娜,加上那些砍下来的狼尾,两人各有十只——持平;另一边,禾漠与毕赣的数量也出来了,毕赣十只,禾漠九只。

禾漠还因此开玩笑说,要是早知道阿依娜手里有这么多,一定下黑手抢过来。这样她就比毕赣要多了。

完成这里的事情过后,所有人都要集合,在最后由扎贡宣布每个部落第一轮淘汰的人。闫硕部的结果最让人意外,谁也没有想到,被讨厌的人竟然是一开始被看好的硕答家弟弟——硕答青阳。

要知道他们两兄弟可是被硕答仆寄予厚望,否则也不会再这个时候就带出来。

可惜事情已成定局,硕答青羊是空着手回来的,理应淘汰。

漠图这边禾漠与毕赣一同进入下一轮,淘汰的是一位亲王的儿子,也就是禾漠的表哥,至于那人叫什么阿依娜不清楚,她也没兴趣去打听。

最后是图禄埠,扎贡念到图禄埠名单的时候,还特意朝江牧野看了一眼:卓索十八,博尔赤十,阿依娜十,哲理木六——哲理木淘汰!

十六个部落,每个部落四人,今天第一天下来就淘汰了十六人。剩下的四十八人接下来将准备参加下一轮。

阿依娜一直在关注硕答青羊,对于禾漠口中的输赢胜负,阿依娜已经有结果了,看来确实是硕答青羊输了。

阿依娜偷偷观察站在最外围剃了光头的男孩,他就是硕答青羊。阿依娜看见了他眼中的怨气,像一条毒蛇,游走在众人之间,最终锁定在被人群簇拥这的卓索身上。

“阿野”

阿依娜轻轻拽了一下江牧野的衣角,在江牧野耳边说道,“你说,硕答家两兄弟的感情如何?”

“一奶同胞,听说是同一位生母,自然是好的!”江牧野看着坏笑的阿依娜,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我总觉得卓索这次给自己惹麻烦了!”

“确实比较过了,我想带硕答青羊来的人已经知道了硕答青羊被卓索抢走猎物这件事,如此一来,图禄埠只怕会得罪闫硕部,他”江牧野停顿了一秒钟,其实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想好要叫扎贡什么,父王?大汗?还是直呼其名,但无论等多久,他总是要考虑这些事情的,终于在这一刻,他做出了决定。“父王——不会这么轻易的开罪硕答家,所以,卓索可能会有点麻烦了。”

江牧野挨个分析到,他研究过各个部落,也道听途说过一些消息,比如说——闫硕部新的领导者。他也清楚扎贡的脾气秉性,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子,必要的时候也能拿出去交换,何况是一点点惩罚,让硕答家看着舒心呢。

“啊?你说什么?”

阿依娜没有听懂江牧野的话,显然他们的思绪不在一条线上。阿依娜摸了摸脸,愣了两秒钟才说道,“我的意思是,硕答家两兄弟既然感情好,作为哥哥,一定会替自己弟弟报仇的吧!你看那个硕答青羊的模样,恨不得扑上来咬死卓索。

我要是卓索,这下子就该考虑下一场怎么提防硕答帑了!”

说完这些,阿依娜又回头,满眼柔光的看着江牧野,“不过,阿野真是厉害,一下子能想那么多,我觉得吧,哲理木那只小狐狸也没你聪明!”

“你这是在夸我吗?”

江牧野哭笑不得,不过说起来哲理木哪里去了?

江牧野环顾一圈,都没见到哲理木的影子,这太奇怪了,扎贡都还在主位上坐着,哲理木却提前离开。这太有问题了。

看江牧野的视线东张西望,阿依娜奇怪的看着他,“阿野,你在找谁?”

“没什么”江牧野摇头,回神继续听扎贡念明日围猎第二轮的名单。

——————

——————

谁也不会想到两个素昧平生的人正在营地外,一个无人的角落对峙着。

哲理木——硕答帑

两人身高有些差距,不过气场却惶不多让,目光直视,谁也不肯退让。

终于,硕答帑开口了:“图禄埠的小子,你把我叫出来,就是想一直沉默下去?呵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发呆,赶紧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硕答帑已经知道了弟弟的事情,所以连带着对图禄埠的人都感到厌恶,哪怕知道这件事与眼前的人无关,但口气依旧很不好。

谁知,在听见硕答帑一番话之后,哲理木并没有生气。他慢慢走到硕答帑面前,认真的看着这个比他实实在在高出一个头的男孩,“我知道,硕答青羊的事情你已经记恨上我们图禄埠了。”

“那你还找我来?找骂还是找打?”

闫硕是不逊色于图禄埠的大部落,硕答帑有说这个话的底气。

“哈!别激动!”哲理木挥手,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我来找你,自然是有比挨打更重要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