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大泱长歌阿依娜江牧野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喝!”

硕答帑发出一身闷响,嘴巴中吐出一个强有力的字眼,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在震动一般。

他手握他的弯刀,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鬼魅般到达江牧野面前。

长期跟随库尔勒的江牧野在进入战斗状态的那一瞬间精神力便已经极度集中,再加上库尔勒也是以速度常常让他吃亏,江牧野便对此勤加练习。

所以当硕答帑攻过来的一瞬间,江牧野便已手握长剑,习惯性地放在胸口处抵挡要害。

果不其然,铿锵一声从胸口处传来,江牧野感觉到手腕上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得他虎口发麻。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在这一招完毕之后,天兆平放,顺着硕答帑指向他胸口的刀身滑下去。

吱吱吱

刺耳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江牧野看见两把兵器之间相互摩擦碰撞,刀身上甚至能够看到微小的火花。

硕答帑只能后退,否则这一招会顺着他的刀伤到他的手臂。他刚刚后退一步,江牧野便栖身而上,不要给的敌人留下喘息的机会,这是库尔勒教他的。

江牧野俯下身子,向前弯腰。天兆就从他的头顶朝硕答帑腰口以下的部分挥舞去。

硕答帑只能再退,却在同一时间将他手里的刀往下竖起,挡住天兆挥舞的轨迹。

江牧野见手上的武器无法再向前移动分毫,当即把力量集中在脚上,下腰的同时整个人趴伏在地上,猛的朝硕答帑右脚的小腿踢去。

硕答帑纵身起跳,整个人离地而起躲过江牧野的扫腿。脚上像是装了弹簧一样重心猛地朝后倒去,然后直接退到了擂台的另一边,临近褐色边线的一侧。

第一回合就此结束,两人都对双方有了一定的了解。

硕答帑剩下看了一眼江牧野,眼中满是欣赏,他朝江牧野伸出拳头,趁着这间隙说道,“我很欣赏你你懂得怎样把自己的劣势转化为优势。”

硕答帑刚刚太过轻敌,乃至于差点落入江牧野的圈套。幸好他反应能力惊人,能够察觉到瞬间的危机感。

就在刚刚电光火石之间,江牧野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为了进攻舍弃防守。

但这也是无奈之举,他深知自己不是硕答帑的对手,一味的防守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总迫的境遇。

但凡是防守,总是会有破绽,与其如此,倒不如一开始就主动攻击,如此一来对方就没有嫌隙去寻找自己的破绽。

江牧野正是这样想的,他刚刚使出的那一招是库尔勒教他的,环环相扣,共有七个姿势,直逼对方要害。

它没有名字,江牧野打算叫它北斗,正好北斗有七星,能和这剑招对应。

“你很厉害,并不是奉承你,我听说过你们兄弟的事迹, 自认为自己不如你。”

江牧野从地上站起来,手里的天兆剑刃正对着对面的硕答帑。

硕答帑据说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们家族长辈带上战场,还未成年就已经算得上是久经沙场磨砺。

卓索与他一对比就逊色许多,至今也是个只知道在部落里作威作福的世子。

“哈哈哈你就算奉承我也没用,又不会让着你。

来吧这次我不会再大意,让你有机可乘!”

硕答帑突然大笑起来,仿佛江牧野讲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他摇了摇头,重新提起插在木板缝隙中的弯刀,刀口笔直地指向站在他对面的敌人,脸上尽是粗狂。

“来吧!这一次我会用尽全力,不会再给你逃走的机会!”江牧野同样摆好姿势。

底下看比斗的士兵已经在大声起哄,有节奏的拍着桌子鼓动周围人的气氛。

硕答帑观察着江牧野的一举一动,如一匹伺机而动的野狼,紧紧盯着猎物不放。

突然间,他再次闪身而来,如刚才一般近身,而且速度更快,力量更猛!

江牧野有了上次的经验,在硕答帑动身的一瞬间往后弹跳,就在刚刚离开他原来立脚处的一瞬间,硕答帑握着弯刀从至之下迎面砍下。

只听轰隆一声,由木板铺成的地面被砍出一个大窟窿。木板碎屑飞溅,当硕答帑提起刀的时候,上面已经出现一条五寸长,一寸宽的塌陷。

“好!”

“漂亮!”

“真是神力啊”

底下的夸赞声不绝于耳,尽是溢美硕答帑之词。

但硕答帑对此充耳不闻,他矫健的像是一头在山间跳跃的猎豹,有力的双腿在拔出陷入木板的弯刀之后一瞬间腾起,身体紧追江牧野。

此时江牧野人还在空中,一切都大声在电光火石之间,他纵身跳跃甚至还没来得及落单地面,一转眼间硕答帑便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

他腰上用力,强行在空中扭了一个圈,改变了原来下落的地点。同时挥手,天兆在空气中划过,带着银白色的光弧,与硕答帑劈来的弯刀碰撞在一起。

两人同时后退,几乎是在一瞬间落地,双方各退几步,还没待站稳脚跟,江牧野顺着之前身体扭转的方向举剑倒刺回去。

天兆锋利的剑刃划破空气,破空的声音让底下的人一时间肃然,一个个目光灼灼的看着台上的人。

“来得好!”硕答帑察觉到了身边的危险,霎时间以右脚后跟为支点,身体侧移。江牧野一剑刺招紧贴着他胸口前的衣襟擦过。

只差分毫,天兆的剑尖便会插入硕答帑的胸口,可谓是凶险万分。

底下观望的人反抽一口凉皮,冷气混着雪花吞入喉咙,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凉了。

而一直注意着这边“战况”的硕答仆与扎贡一时间双双起立,视线穿过人群落在擂台上的两个孩子身上。

“硕答将军你们部落的孩子很优秀啊,不出十年,必定能成长为了不起的人物。”扎贡眯眼,看着擂台上灵活躲闪的硕答帑。

江牧野看不出来不代表他也看不出来,台上硕答帑明显没有用尽全力,虽不知为何要用所剩不多的体力与江牧野你来我往不亦乐乎,但在扎贡眼中,硕答帑明显更胜一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