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精彩小说网 > 我以机缘觅长生 > 第338章 登台守擂,战孙法善!
 
一剑开天渊!

剑光纵横数百里而不散,煌煌如大日,璀璨夺目,这已经是比拟金丹后期的可怕异象,浩瀚的法力如汪洋四溢!

金丹后期出手,也不过如此威势!

是谁?!

不仅是天渊之上的众修士脑海中冒出这个疑问,云端之上,所有观战的修士都有此疑问。

这一剑,太过绚丽夺目,几乎夺尽了所有人的心神。

剑光纵横数百里,斩鲸分海,这是何等伟力?

仅凭这一剑,诸多修士就感觉值回了票价。

“云梦泽,大妖三头婴狸请来的斗法者……散修?厉飞雨,飞雨上人?!”

而一阵寂静之后,云端之上,顿时有人喊出了顾远的“姓名”。

云笈宗记录名册,却并不隐藏,自有渠道流转于外,为外人所知。

“云梦大泽的三头婴狸,到是有所耳闻,此妖善于结缘,已经修行一千余载,可这飞雨上人又是何人,从何处冒出?竟然有如此实力?!”

“这剑光之凶悍,比之西华上人还要强上许多,这样的人物,怎得会寂寂无名?!”

云端之上,观战之人皆是震惊无比。

“不,不一定是寂寂无名,这等剑光,谁人能敌,触之则死,说不得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深山藏虎豹,田野藏麒麟,估计也就天渊法会才能引出这般人物吧!”

云团之上,议论之声,顿时不绝于耳。

哪怕前端云撵之上,诸多金丹后期和大妖后期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三头婴狸。

“老狐狸,果然好手段啊!”

头戴星冠的英槐老妖,看了一眼三头婴狸,脸色有些阴沉。

本以为是个平平无奇之人,可这剑光太过骇人,令他心中不安。

而天心宗的七卦上人,看着顾远的身影则是眉头微皱。

他隐约感觉此人似乎有些“古怪”,可神念探查和卜算之下,却也没有发现异常,似乎有什么术法遮蔽了对方,让他无从推演。

这毕竟是天渊法会,云笈宗的地盘,哪怕是他也不好太过放肆,肆意演算,当下只能放弃,目光垂下,准备继续观看法会。

可有人却不愿放过他。

只见镇岳观,一个光头巨汉,看着顾远的的背影,突然沉声开口:“纪道友,你天心宗卜算之术,闻名天下,上一届法会,前三甲被你宗算尽,这一次为何不见卜算了?”

此话一出,诸人的目光,尽皆看来。

七卦道人脸色不变,只是淡淡的说道:“卦不可算尽,若是提前知晓结果,这法会还有什么意思?”

话虽如此,可他心中却也无奈。

来此之前,他已经竭尽全力,算了三卦,可卦象皆是不明,朦胧一片。

自从真仙陨落之后,这世间之事,越发动荡,卜算之术,也明显变得吃力起来。

不过此事,自然不必为外人所知。

……

……

云端之上的议论,影响不到天渊深池的法会。

顾远一剑开天渊,将内中巨鲸尽数斩杀,而后身形一晃,祭起水月遁天印,直接跨过天渊,来到渊池的尽头。

速度之快,令人侧目。

一时间,渊池之上,诸多修士的目光都尽数看来。

没办法,这一剑,煌煌如日,残留的剑气溢散流动,横扫渊池,掀起滔天巨浪,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云笈宗的孙法善目光低垂,眼神中似乎浮现战意,身形一晃,周身有滚滚云气浮动,霎时间横扫渊道,拦路的巨鲸被这云气一裹,立时也化为一团云雾,消失不见,他如入无人之境,极速跨过天池。

神意宗三言上人,周身灭魂之风,滚滚涌动,呼啸不已,直接将内中一切巨鲸神魂尽数吹灭,随后身形一闪,也极速跨越天渊。

那赤发魔修金丹,本来一脸轻松之色,不疾不徐的朝着渊池尽头而去,在他左右,有模糊的鬼影游动,每有巨鲸跃池袭击,就有一尊鬼影迎了上去,不过数息,巨鲸就化为一具枯骨,被吸干了血肉。

可突然之间,剑光横天,纵横数百里而不灭,他脸色顿时一变,变得凝重至极。

有心加快速度,可转瞬间,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继续保持之前的匀速,一点点前进。

……

……

渊池之上,众人的心思,顾远多少知晓一些。

可他并不在乎。

天渊法会乃是云笈宗举办的,此宗乃是玄门大宗,屹立万载,宗内有数尊道胎坐镇,安全性无虞。

这是一场没有性命风险的斗法。

他二十载修行,将法力臻至一千九百九十八缕,距离金丹后期,只有临门一脚,《大雷元天都经》衍化为《大雷元玉枢万象天都经》,法决真义,流转于心,可以说,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突破金丹后期。

这也就意味着,此次法会,将是他金丹中期最后一次斗法了。

诸印尽皆大进,法力臻至圆满,名姓面貌都已变化,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修行需要低伏做小,需要如履薄冰,可不是今日。

今日,就是要扬名立万,见识东山域俊杰的手段,于众目睽睽主之下夺那头甲之位!

“唰!”

顾远心中思定,直接动用水月遁天印,朝着渊池之后,一尊硕大的金色岛屿飞去。

渊池之后,有三座灵岛,分别为金、银、铜三色。

每一尊岛屿之上,都有一座莲花状的云台,和岛屿颜色一致。

这是云笈宗特意为此次法会打造的“法力莲台”。

端坐于此莲台之上,可以吸纳整座岛屿的灵脉,在数息之内,恢复法力,乃是一尊异宝。

穿过渊池,入驻莲台,就等同于占下“擂台”。

诸多修士,只要有意争夺此岛,就可向莲台上的修士,发起挑战。

若是守擂成功,莲台就可极速为修士恢复法力,让守擂者继续迎接下一场挑战。

毕竟这是法会,不是什么秘境夺宝,不许修士一拥而上的。

若是守擂失败,那就只能乖乖退出擂台,让出位置。

法会以七日为期,期间,只要没有修士再行挑战,那就是守擂成功,得以真正占据名次。

不过数届以来,从未真的酣斗过七日,至多四日,就可分出胜负。

此刻,顾远挪移纵横,只是一个瞬间,就已经看到了金色莲台的影子。

已经使出那煌煌一剑了,顾远也不遮掩,直接就要率先入驻金色莲台,于东山域群雄而争!

他就是要守擂,就是要见识万法诸印!

这是绝佳的机会,可以为日后衍法提供绝妙的灵感。

“道友如此急躁,岂不显得我云笈宗不知礼节?”

“不如由我守擂,来见识一番道友的手段!”

可就在这时,顾远眼前,突然有云雾环绕,漫天云气如潮水翻滚,遮天蔽日,将他裹在其中。

顾远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金色莲台也失去了踪迹。

唯有一道缥缈的声音,在云雾之中传来。

“罗浮道友?!”

顾远并不慌张,在漫漫云雾之中停住身形,伸手作揖,行了一礼。

“想不到散修之中,还有厉道友这般人物,倒是我小觑了天下英杰了!”

顾远举止洒脱淡然,孙法善也立时现出真身,在云雾之中,对着顾远回了一礼,可眸子之中,却带着丝丝冷意。

前几届法会,都是他云笈宗金丹修士率先登入金色莲台,守擂群雄,坐看风云,当最后的大赢家的。

可如今,顾远想捷足先登,率先守擂,这他岂能容忍?

当下激发挪移之印,瞬息来到顾远身前,以【蜃云洞天印】困住了他。

“云笈宗万载大宗,数届法会,皆是头甲得主,风流不断,不过也是时候换换他人座坐坐头甲之位了吧!”

顾远闻言,当即大笑。

换了個身份面目,自然说话也要嚣张一些。

“想要做这头甲,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孙法善冷笑一声,随即身形一晃,消失在茫茫云雾之中,只有缥缈的声音自云雾之中传来。

“且先破我这蜃云洞天印吧!”

蜃云洞天印,以洞天为名,可见其威能,乃是云笈宗秘传法印之一。

修行此印,需得在云笈宗主峰,洞天峰中,端坐三载,采集一缕“洞天之源”,以此源铸就法印,而后采集诸多蜃云之气,方可成印。

此印一成,则如洞天一般,乃是一方领域,内中蜃云无量,源源不绝,永不消散,任何修士被困入其中,都会被茫茫蜃云遮蔽神念,犹如睁眼之瞎,满是幻念。

不仅如此,此印有洞天之源,有几分真实领域之感,修士被困入其中,若是十息之内不得出,此印领域就会越发凝实,笼罩周天,将修士困入其中,失去和外界大世界的联系。

一旦失去联系,就失去灵气滋养,修士一身法力逐渐消磨殆尽,沦为凡人。

顾远初次面对此印,并不知晓十息的限制,可他隐约之间明白,此印之中,不可久呆。

“铮!”

一念如此,他没有犹豫,剑丸颤动,法力入开闸泄洪一般,涌入其中,随后伸手一弹,一道无垠剑光,带着煌煌大日之势,猛然斩向漫天云海!

“砰!”

无数云雾霎时破碎,茫茫云海被一分为二,整个世界被犁开一道巨大的剑痕,震颤不休。

可漫漫云气在破碎之后,又缓缓凝聚,似乎并无损伤。

洞天之印,绝非凡俗,顾远剑光煌煌如日,连天渊都可一分为二,可面对此印,似乎无可奈何?

“蜃云之法……有些意思!”

可转瞬间,顾远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给我散!”

他怒目圆瞪,识海之中,滂湃的神念如潮水一般涌出,好似一张擎天大网,猛然将整个世界罩住。

“砰!”

无数云气如镜花水月般消散,猛然炸开。

顾远眼前陡然一亮,这才发现,剑丸立于原地,微微颤动,并未有剑气激发。

蜃云之法,强就强在迷幻之处,顾远以为自己一剑斩天,可实则并未驱动剑丸,亦或是催动了,但剑光却斩向了别处。

可此刻,他识海中汹涌的神念毫不掩饰,轰然爆发,霎时间就将此印之中一应幻术尽数扫开。

他未曾精修破幻之术,不过是因为,道胎之下,几无幻术可以困住他!

“金丹巅峰的魂力?!”

而此时,云雾之外,也传来孙法善惊诧凝重的声音。

“轰!!”

可一道煌煌剑光,已经斩破云天,绞碎无数云雾,余势不减,轰然而来。

蜃云洞天印固然强悍,可以顾远如今法力催动的剑丸,其赫赫剑光,已经远超境界,直接一剑破之!

没有了蜃云幻法,这领域困法,根本挡不住顾远一剑。

云雾散开,孙法善距离金色莲台,只有一步之遥,可煌煌剑光,已经如影随形,绞杀而来。

“云梦融法印!”

早已经见识过顾远的剑法,孙法善不敢怠慢,头顶之上,立时有一枚云状法印流转而出。

“砰!”

千百道白色云气,顿时炸开,化为漫天云雾,旋绕在孙法善周身。

云梦融法印,云笈宗的护身秘印,此印乃是水磨法印,需修士日夜祭炼,祭炼时间越长,此印威能越强,一切术法触碰此印,都会被同化为毫无杀伤力的云雾。

修行到极致,几如万法不侵。

孙法善虽然做不到万法不侵,可祭炼此印也有数百载,顾远剑光斩破蜃云洞天印后,终究是有所削减,如同夕阳,一落入云气之中,立时就变得绵软,而后无力,化为云气消散。

“再来!再来!”

可顾远见状,却只是大笑。

今时不同往日。

二十载修行,却足足有千年积攒的底蕴,法力臻至近两千缕,换算成普通修士,足有六千缕,这是何等浩瀚法力,足以让顾远肆无忌惮的催动剑丸。

更何况,两仪变化,烂熟于心,他早已是真正的剑道大家,而非吴下阿蒙!

“铮!铮!”

顾远心念一动,身前的剑丸竟然一分为二,一枚闪烁金辉,一枚闪烁银光,似阴阳双鱼,游动不休。

而后金辉颤动,一道无垠剑光如大日临空,骤然而斩。

而银辉轻颤,丝丝缕缕的剑气,密密麻麻,如同阴影中的刺客,隐匿在大日的阴影之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犀利之气,骤然斩向孙法善。

看台之上,众人皆是目不转睛。

他们万万没想到,法会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有人挑战最大的热门,云笈宗的金丹。

看其模样,似乎还压着对方打。

这飞雨上人,好生凶悍啊!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