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酒儿 觊觎
少年宋砚清冷孤傲,弥月资助他时,少年贫穷却骨气铮铮,从泥石流里爬出来,一身泥污,指尖血肉模糊。弥月握着他的手,轻轻为他擦去血污。少年冷漠,一言不发。住进家里后,弥月不忍见少年孤僻清瘦,为他多做美食,劝他结交朋友。少年眉眼精致,却始终冷漠淡然。友人同弥月说,他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送他出国前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弥月:“你有什么生日愿望?”宋砚看着她,眼眸漆黑,淡淡的开口。“我想弥月,只能对我笑。”*在无数个黑夜里,我按下疯狂的觊觎,直到你想将我抛弃。*阴郁自卑少年vs善良温柔仙女——————————————预收文——《无人像你》十二岁那年,苏桃晳失去双亲,自那之后,和魏渊相依为命。少年一贫如洗,却小心翼翼养着这捡来的小姑娘。.桃皙十八岁生日那天,遭遇意外,魏渊为了救她,一条腿落下终身残疾。他卷起裤腿,伤疤可怖,从此走路一瘸一拐。桃皙看着他的腿,哭得稀里哗啦,全身颤抖。魏渊愧疚的低头,轻声道歉:“乖乖,对不起吓到你了。”小姑娘眼眸澄净,含着汪汪泪水,声音哽咽。“魏渊,我心疼。”.你用坚实的臂膀为我撑起一整个世界,你贫穷,残疾,但——无人像你。我最爱你。【摸爬打滚贫穷少年vs少年掌上的乖乖】
只是一只9 柯南之大反派系统
  主角一不小心赶上了穿越的末班车,却没想到直接穿到犯罪现场,还成了犯人。就在他绝望之际,随他穿越的系统出现了,但之后他发现这系统好像不是什么正派的系统……系统:“请阻止工藤新一查明真相,否则蹲监狱。”系统:“请在基德抢走宝石前抢走宝石,并嫁祸基德,否则蹲监狱。”系统:“请截胡10亿元抢案,否则被酒厂击毙。”主角:“你tm是存心要玩死我!”
盛夏的小扇 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
她的任务就是和男主谈恋爱,然后以各种理由迅速和男主分手,让位给女主,让他们甜甜蜜蜜地在一起。她本以为很简单,没想到分手过程里总会出那么一点儿bug……本该嫌贫爱富抛弃穷学生男友时,男友当场自曝了隐形富豪身份?本该贪生怕死将病弱未婚夫推出去挡刀时,未婚夫主动冲出去绝地反杀团灭全场?本该见异思迁和魔帝在一起绿了仙门师兄时,魔帝揭开面具露出了一张和师兄一模一样的脸?女主:……呜呜呜和男主分手怎么那么难?ps:1.沙雕甜宠快穿!2.以上剧情为虚假表象,白月光这么做是另有隐情,男主会知道真正分手理由。(已截图)世界一:贪慕虚荣暴发户千金x隐富豪门大佬世界二:贪生怕死渣女表妹x超高武力值伪病弱真杀神世子爷世界三:一心入魔给道侣戴绿帽的师妹x魔尊仙尊双重身份师兄世界四:玩弄感情的乡下真千金x被玩弄的天之骄子
奥比椰 颤栗高空
  一觉醒来,出现在了千余米的高空。  这是一根高耸入云的石柱的顶端。  我是怎么上来的?  我该怎么下去?  救命啊!
杳杳云瑟 宫锁雀翎
接档文《权臣掌上娇(火葬场)》文案在最底下,喜欢的收藏一下啦,十二月初开哟【本文日九或六,十一点更新】——————→大兴朝长公主容凤笙,嫁入侯府那年,多了一个继子。她这继子年纪小,长得好,就是性格有点古怪,她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才将之教得温良纯善、进退有礼,谁见了都要夸一句,君子如玉。二十三岁时,她沦为亡国公主,继子却一跃成为尊贵的太子殿下。是夜大雪,少年负手而立,目送冷宫的大门在眼前缓缓合上。同年冬,陛下薨逝,太子登基,感念容凤笙昔日的教养之恩,许她一个恩典。容凤笙咬住下唇,想了想,只道想要出宫嫁人,新帝漆黑的眼珠瞧了她半晌,缓缓勾唇,欣然应允。大婚之夜,红烛过半。有人身披风雪,踏月而来,一脚踹开房门,对着坐在喜床边的容凤笙莞尔微笑,手中却提着血淋淋一物——赫然是那新郎官的头颅!*她是困顿里的正信,游方时的袈裟是世上最糟糕的罪人,是我毕生的因果——谢玉京排雷①微养成,以下犯上,钓系美人x疯批继子②男主爹的火葬场,是真骨灰扬了那种,另含修罗场(看男人们扯头花)③前几章略古早狗血,弃文不必告知④男主男德班三好学生,前期有点怂,中期发大疯,大家拍砖轻一点⑤求求仔细看排雷,不要再说新郎官倒霉啦。他的死是有原因的,作者大纲都安排好了TvT泪目————————————预收《权臣掌上娇(火葬场)》——#正文第三人称# 我在一个大雪天里遇到白雨渐,油纸伞下身姿如仙,一眼惊鸿。他将我从泥沼中拉出,从此我跟他学医济世,粗茶淡饭,隐居山野。 我以为,如此便是一生。 可世事难料,白雨渐喜欢上了一个女子。 白雨渐为她动了入世之心,他要考取功名,娶她为妻。 就在他们成婚的前夜,那个女子死了,死的时候留下一封信。 就是那封信,我背上了杀人的恶名。 隆冬腊月,积雪没膝,我跪在白雨渐门前,一遍一遍求他不要赶我走。  却等来一只掐住我脖子的手,白雨渐赤红着眼对我说。 我只恨把你养大。 那一刻,我身在地狱。 我毅然决然地入了宫。  再见之时,我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妃,他是圣上钦点的状元郎,对上那双清冷的眼,我忽然,很想让他也尝尝坠入地狱的滋味。*  记得那天,也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我撑着一把二十四骨伞,站在人群中,静静看着。 那位权倾朝野、举世无双的白大人。   手指痉挛地抓着一件破碎的嫁衣,轻念着我的名字。倏地脸色惨白,生生呕出一口心头血。

科幻小说最近更新列表

好看的科幻小说